网站首页 > 名家谈史 > 正文阅读 >

隋唐史-宪宗中兴十九:五司马改任五刺史与韩愈进言讨蔡策略

2016-04-01 18:24  编辑:吴老师

 元和九年即公元814年闰八月十二(丙辰),彰义节度使吴少阳去世,他儿子摄理蔡州刺史吴元济秘不发丧,擅自接管了军务。十月二十一(甲子),唐宪宗李纯派山南东道节度使严绶督领诸道兵马讨伐吴元济。
 

十一月二十五(戊戌),唐宪宗任命中书舍人裴度为御史中丞;任命左金吾大将军郭钊为检校工部尚书兼邠州刺史,出任邠宁节度使;任命职方员外郎兼知制诰令狐楚为翰林学士。

 

十二月初,唐宪宗下诏,命令刑部和大理寺官员每月初一十五朔望日入宫应对。

 

这期间,党项人入寇振武。十二月初四(丁未),振武节度使张煦去世。

 

十二月初八(辛亥),邠宁节度使兼检校右仆射阎巨源去世。阎巨源在贞元十九年(803)作为胜州刺史摄理振武行军司马。刚好范希朝到长安入觐,阎巨源便取代他成为振武节度使。他靠武艺进位,没有太大的智慧和才能。他起初不知书却好文,说的话经常出错,当时人们经常把他的一些话拿来当笑料。然而他因为人宽厚而得到将士的感怀。后来他成为邠宁节度使兼检校左仆射。

 

阎巨源死去两天后,兵部尚书王绍也去世了。王绍老家在太原,后来成为京兆万年人。他原名叫王纯,和唐宪宗同名,在永贞年间为避讳改名王绍。他少年时得到颜真卿的器重,颜真卿还因为他的名,给他立字叫德素,并奏请他为武康尉。萧复任常州刺史时聘他为从事。包佶领租庸盐铁时,也聘他为判官。当时李希烈起兵造反,江淮一带到关中的运输变得十分艰难,只好将运输路途转移到自颍入汴。王绍带着包佶的表章来到宫阙,结果遇上唐德宗跑到西边避难。王绍于是让人沿途督运轻货(金银珠宝等宝),自己直接前往金州(今陕西安康)和商州(今陕西商洛),从那里倍道兼程经过洋州(今陕西西乡)赶赴唐德宗的行在(即梁州汉中)。唐德宗亲切慰劳了他,说:“六军还没有春季军服,朕自己也还穿着裘毛。”王绍俯伏在地,流着泪上奏说:“包佶让臣走小路进奉约五十万钱。”唐德宗说:“路途遥远迂回,而朝廷经费又非常困难。爱卿奏报的数字,哪有什么希望!”五天后他,他让人督运的轻货相继来到,唐德宗对此深为依赖。

 

贞元中年,他出任仓部员外郎。当时正值兵荒马乱和旱灾蝗灾之后,朝廷让户部没收空缺官员的俸禄,并对茶叶和其他各色杂物征税,作为应付水旱灾害的防备。王绍自从出任仓部以后,便依诏主管仓部。当他升迁户部和兵部郎中时,也都独自主管那里的事务。朝廷不久提擢他为户部侍郎,很快又兼判度支。两年后,他升迁户部尚书。唐德宗当政很久后,决定权都不由台司,自窦参和陆贽以后,宰臣只是徒有虚名而已。唐德宗因为王绍办事严谨缜密,对他的恩遇尤其特殊。他主持重务长达八年,政事不论大小,唐德宗大多征求他后才决定。王绍从未泄漏机密,也不自矜或炫耀。唐顺宗即位后,王叔文开始夺了王绍的财权,改任他为兵部尚书。他不久出任检校吏部尚书和东都留守。元和初年(806),他升迁检校尚书右仆射、徐州刺史、武宁军节度,朝廷还将濠、泗二州改属他的管辖。当时武宁军继张愔掌权之后,将士骄横,很难管理,但王绍修辑军政,那里的百姓得到安宁。元和六年,唐宪宗内征他出任兵部尚书兼判户部事。这时他病故,终年七十二岁。唐宪宗追赠他为左仆射,谥号敬。

 

 

 

十二月十六(己未),右羽林统军孟元阳去世。孟元阳起于陈许军中,善于整肃部伍,勤于办事,擅长部署。曲环任陈许节度使时,孟元阳已是他手下大将,曲环曾让他监管西华的屯田。孟元阳总是在盛夏炎日下站立在稻田中,等到农垦士兵收工后他才回家,所以他负责的屯田岁岁丰收,军中从不缺乏粮食。曲环去世后,吴少诚入寇许州;孟元阳坚守城池,即使外无救兵,叛军攻围又急,他却终于保住了许州城,叛军只好罢兵。韩全义五楼惨败时,诸军大多私自回归,只有孟元阳以及神策都将苏元策和宣州都将王干各自率部留驻溵水,还打败叛军二千余人。朝廷罢兵后,加他为御史大夫。元和初年(806),他官拜河阳节度使兼检校尚书。元和五年,他升任右仆射兼昭义节度使,不久入朝成为右羽林统军,封赵国公。很快他又官拜左金吾大将军,再次被授任为统军。这时他病故,唐宪宗追赠他为扬州大都督。

 

十二月二十三(丙寅),太子少保赵昌去世。赵昌字洪祚,是天水人。他祖父赵不器和父亲赵居贞都很有名。李承昭任昭义节度使时,聘用赵昌在幕府。贞元七年(791),他成为虔州刺史。刚好安南都护被夷獠人驱逐,朝廷于是拜他为安南都护。在他的治理下,夷人归化。贞元十年,因州府房屋损坏,伤了他的腿胫,赵昌因此恳切上疏请求回朝,唐德宗派检校兵部郎中裴泰去取代他,然后改任他为国子祭酒。当裴泰又被当地人的首领驱逐时,唐德宗下诏让赵昌到那里了解情况。赵昌那时已七十二岁,然而精健犹如少年。唐德宗非常惊奇,于是再次任命他为安南都护。南方人得知后,无不相贺。唐宪宗即位后,加他为检校工部尚书,很快又转户部尚书,出任岭南节度使。元和三年(808),他迁镇荆南,很快又内征为太子宾客。当他觐见唐宪宗后,改拜工部尚书兼大理卿。一年多后,他辞让大理卿,但守工部本官。元和六年,唐宪宗任命他为华州刺史时,他到麟德殿谢恩。那时他已八十多岁,入宫趋拜依然轻快敏捷,对应也非常清朗明智。唐宪宗退朝后非常惊叹奇异,还让宰臣秘密访求他的颐养之道,回来奏报。赵昌在郡三年,然后回朝出任太子少保。这时他去世,终年八十五岁,唐宪宗追赠他为扬州大都督,谥号成。

 

十二月二十五(戊辰),唐宪宗下制,任命中大夫、守尚书右丞、上骑都尉、赐紫金鱼袋韦贯之以本官兼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元和十年即公元815年春正月十三(乙酉),唐宪宗加宣武军节度使韩弘为守司徒,照兼平章事。韩弘镇守宣武,十多年都不到长安入朝,颇靠自己的兵力自负,朝廷也没将他当作忠臣纯将看待。河东节度使王锷加授平章事后,韩弘以班次在他之下为耻,因此写信给武元衡,多少披露心中的不平。朝廷正依靠他的势力牵制吴元济,所以升他为相,位居王锷之上,以此表示恩宠来拉拢他。

 

正月十四(丙申),严绶率军进驻蔡州境界。同时,吴元济纵兵侵掠,甚至接近了东畿。正月十七(已亥),唐宪宗下制削去吴元济的所有官爵,命令宣武等十六道进军讨伐。严绶带并出击淮西军队,获得小胜,于是没有设防。当夜淮西兵马回军袭击,打败了官军。

 

正月二十八(庚子),桂管上奏,说将富州州治转移到故城。

 

二月初二(甲辰),严绶军队再次遭到吴元济叛军的袭击,在磁丘战败,退却五十多里,逃进唐州坚守。

 

长安自冬季开始一直不下雨直到二月。二月初四(丙午),长安下雪。二月初九(辛亥),唐宪宗任命礼部尚书李绛为华州潼关防御镇军等使。

 

寿州练团使令狐通也被淮西兵马打败,退保州城,边境上各个栅寨的守军全被淮西兵马屠杀殆尽。二月十一(癸丑),唐宪宗任命左金吾大将军李文通取代令狐通,然后将令狐通贬为昭州司户。

 

二月二十(壬戌),河东防秋(防备吐蕃)将领刘辅杀了丰州刺史燕重旰。王锷杀了他及其党羽。二月二十七(己巳),唐宪宗任命羽林将军李汇为泾原节度使。

 

唐宪宗下诏,让鄂岳观察使柳公绰交给安州刺史李听五千兵马出讨吴元济。柳公绰说:“朝廷以为我是个书生,不懂得用兵?”当即奏请自己带兵出行,唐宪宗也同意了。柳公绰到了安州,李听身着橐鞬服(全副武装的戎服。这种穿戴表示刺史对上司的尊从和愿意服从军事指挥)出迎。柳公绰将鄂岳都知兵马使和先锋行营兵马都虞候的两道文书授予他,并挑选六千士卒让李听指挥,告戒部校们说:“行营的事一律都交给都将(即李听)。”李听非常感恩,也畏惧柳公绰的威严,仿佛自己就是他的麾下。柳公绰号令整肃,处理军务也得心应手,诸将无不钦服。在行营的士卒,如果家人有疾病或死丧,他都给予厚恤;如果妻子趁丈夫不在淫荡的,他将她们沉江处死。士卒们都高兴地说:“中丞为我理家,我怎能不拼死向前!”所以鄂岳的兵马每战皆捷。柳公绰所乘的马发癫时撞杀了管马的圉官,柳公绰下令将那马杀了以祭祀圉官。有人说:“圉官自己不小心而已。这是匹良马,杀了可惜!”柳公绰说:“材良性驽,杀了有什么可惜!”最终还是杀了。

 

三月初一(壬申),唐宪宗任命右金吾将军李奉仙为丰州刺史,兼天德军西城中城都防御使。三月初八(己卯),他任命剑南西川节度行军司马李程为兵部郎中兼知制诰。

 

被贬谪的王叔文党羽,十年里都没有得到量移(适量的就近迁移)。有些执政大臣怜惜他们的才华,想逐渐加以提携,便建议将他们都召回到京师,但谏官争着进言反对。唐宪宗和宰相武元衡也很厌恶他们。三月十四(乙酉),朝廷任命他们为远州刺史,虽然进位了,而地方却更远:虔州司马韩泰成为漳刑刺史;永州司马柳宗元成为柳州刺史;饶州司马韩晔成为汀州刺史;朗州司马刘禹锡成为播州刺史;台州司马陈谏成为封州刺史。柳宗元说:“播州(今贵州遵义)不是人呆的地方,而梦得(刘禹锡的字)的母亲在堂,绝对没有母子一道前往的道理。”于是想向朝廷请求,愿意和刘禹锡对换,自己到播州去。刚好御史中丞裴度也为刘禹锡向唐宪宗进言说:“刘禹锡诚然有罪,然而他母亲年老,让她和儿子生离死别,着实让人伤感!”唐宪宗说:“作为人子更应当自谨,不能让亲人为你担忧。这就是刘禹锡更应当得到重责的原因。”裴度说:“陛下正在侍奉太后,臣觉得刘禹锡也值得怜悯。”唐宪宗思考了良久,才说:“朕刚才说的只是为了责备作为人子的臣下而已,毕竟还是不想太伤他亲人的心。”退朝后,他跟身边侍从们说:“裴度爱我毕竟十分深切。”次日,他改任刘禹锡为连州刺史。

 

柳宗元善于写文章,曾写过《梓人传》,大体意思是:有位木匠,不做刀斧锯子等技术活,专门使用尺引、规矩、绳墨等去度量木材的长短,视察栋梁楼宇的规模,比较高深、方圆、长短是否适宜;然后指挥其他工匠,让他们各自奔忙自己的事,并辞退不胜任的人。大厦建成后,名誉都是他的,工钱也是其他人的三倍。这就像治理天下的宰相,建立严格的纲纪、整肃公正的法度,选择天下的人士,使他们各称其职;管理天下的民众,使他们安居乐业;能干的人得以进位,不能干的则被贬退。天下得到治理时,谈论的人都只赞美像伊尹、傅说、周旦、召公他们,而众多办事官员的辛勤劳苦都没有得到记载。不过也有的宰相不识大体,也不得要领,只知道自我矜持,追逐名声,自己去做些小事,侵犯百官的职责,在相府庭院计较小事,争吵不休,而把大事和长远谋略丢在一边。这是不知道为相的正道。

 

他又写过《种树郭橐驼传》,大体意思是:“郭橐驼所种的树,无不成活,而且叶繁枝茂。有人问他成功的秘诀,他说:‘我并不能使树木长寿和繁茂。树木的天性是要舒展根部,使周围的土壤坚实。种了树后,不要去多动它,也不要太顾虑,种下后就不要老回去照顾。栽种时把树当作儿子,种下后则可以将它当作弃婴;那样树的天性就得到保全,也就能自由生长。其他种树的人则不然,总要把根搞得很坚实,还经常换土,对树木的爱护太深,忧虑得太勤,早晚都在照料,种下后也老是回去看顾,甚至还用指甲去刮树皮,看树是否还活着;用手去摇树干,看树叶是疏是密;那样树的天性就被破坏了。虽说用意是爱护,其实反而害了树木;虽说本来是担忧,其实反而把树当作了仇敌。所以他们种的树不如我!为政也是这样。我住在乡里时看到地方的长吏,喜欢把他们的法令搞得十分繁琐,好像十分怜惜百姓,其实最终反而给他们带来祸害。官吏一天到晚将民众聚集在一起,催促他们从事农耕收获,监督他们养蚕织布。我们这些小民不得不停下碗筷,忙着应付这些劳碌的官吏,又怎能蕃衍生息,使自己的天性得到安宁!一般说来,百姓的困弊和倦怠,都是这样引起的。’”这就是他这篇文章的哲理所在。

 

也在朝廷改任刘禹锡他们的同时,唐宪宗追赠刚去世的太常卿崔邠为礼部尚书。崔邠字处仁,是清河武城人。他祖父崔结和父亲崔都只当过职位低卑的小官。崔邠少年时就进士及第,又高登贤良方正科。贞元年间他被授任渭南尉,后升迁拾遗和补阙。他常上疏议论裴延龄的为政,当时因此知名。后来他作为兵部员外郎负责制诰,最后官至中书舍人,在任七年。之后他又暂时负责吏部选拔官员的事务,并于翌年成为礼部侍郎,接着转吏部侍郎,赐以金紫官服。崔邠生性温和宽裕,沉着缜密,尤其清廉节俭,也得到唐宪宗的器重。裴垍曾推荐他为相,但他在承旨应答方面不是很强,所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他兄弟同时担任奉朝请的有四人,都颇以孝敬和睦闻名。他后来改任太常卿,负责吏部尚书铨选事务。依照惯例,太常卿刚上任时,会在官署举办盛大的《四部乐》演奏,也允许民众观看。崔邠回到私人宅第,脱掉官帽,亲自引导母亲的骄子前往。路上遇到他们的公卿无不回转马头回避,街上的民众以他为荣。他母亲去世后他丁忧离职,一年多后自己也去世了,终年六十二岁。唐宪宗追赠他为吏部尚书,谥号文简。

 

三月二十九(庚子),忠武军节度使李光颜上奏,说他在临颖打败吴元济的淮西兵马。

 

同时,魏博节度使田弘正派他儿子田布带兵三千去协助严绶讨伐吴元济(《旧唐书》说田弘正儿子田布和韩弘儿子韩公武各率军接受李光颜的节度,去讨伐吴元济)。

 

四月初三(甲辰),李光颜又上奏,说他们在南顿又打败淮西的兵马。

 

吴元济派使者向恒、郓二州求救。恒州的王承宗和郓州的李师道于是多次上表请求朝廷赦免吴元济,但唐宪宗不肯。当时朝廷派诸道兵马讨伐吴元济,然而没有征发淄青(即郓州)的部队。李师道派大将率领二千人直趋寿春,声言是去协助官军讨伐吴元济,其实想作为吴元济的声援。

 

李师道平时豢养了几十名刺客奸人,给他们很好的待遇。其中有人劝李师道道:“用兵最迫切的事,莫过于储备粮草。如今河阴院堆积了从江、淮一带征收的租赋,使君可以秘密派人去把它烧了;然后再招募东都的几百名恶少,去劫掠都市和焚毁宫阙。那时朝廷就没有闲暇讨伐蔡州,不得不先去救援自己的腹心地带。这也是救援蔡州的一道奇计。”李师道听从了。自那以后,东都一带经常发生盗贼窃案。

 

四月初十(辛亥)傍晚,几十名强盗攻打河阴转运院,杀伤十来人,烧毁了钱帛三十多万缗匹和谷粟三万余斛(《旧唐书》说共烧毁钱帛二十万贯匹、米二万四千八百石、仓室五十五间)。防守转运院的士兵五百人驻扎在县南,火灾和盗寇发生时居然没有前往救助。东都防御使吕元膺召来他们的主将,把他杀了。自从这事发生后,人心惶惶。大多朝臣都请求唐宪宗罢兵,但他不肯。

 

四月二十一(壬戌),唐宪宗任命长安县令徐俊为邕管经略使。

 

因为各路官军讨伐淮西,长久没有成效,唐宪宗便于五月初派御史中丞裴度前往行营宣旨慰问,并顺便了解军事形势。裴度从淮西行营宣慰回来后,阐述了淮西必定可以被征服的原因,还说:“臣观察了那里的将领,惟有李光颜勇敢而深明大义。他必能立功。”唐宪宗很高兴,便于五月十一(辛巳)任命裴度兼刑部侍郎。

 

考功郎中兼知制诰韩愈上言认为:“淮西只有申、光、蔡三个小州,又经历了近来的残弊艰困,而朝廷用全国的兵力讨伐它,淮西的失败本是指日可待的事。然而如今胜败尚不可知,只不过在于陛下下不了决心而已。”他趁机逐条陈述了用兵的利害关系,认为:“如今诸道发兵各二三千人,势力薄弱,又羁旅在异乡,对贼兵的虚实很不了解,因此望见对方的声势就龟宿恐惧。将帅又因为部队是客兵,所以给他们的待遇十分菲薄,使用起来也苦。有些将帅还将客兵队伍分割起来,造成原来的士兵和将领分离,心里更加孤单胆怯,因此难以有功。又有,他们自己的军队也各须资金调遣,而因为路途遥远,辛劳和费用往往加倍。臣听说陈、许、安、唐、汝、寿等州和贼兵接邻的地方,村落里的百姓都有兵器,也熟悉作战,并且了解贼兵的深浅虚实。近来虽然没有任何指示,但他们也还愿意自备衣粮,保护乡里。如果朝廷召募他们,立即可以形成军队。贼平之后,也容易让他们解甲归农。因此臣请求陛下将诸道兵马全都撤回,招募当地民众取代他们。”他又说:“蔡州士卒也都是国家百姓,如果势力穷炯不能继续为恶时,朝廷不必对他们过分杀戮。”

最新发布

栏目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