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名家谈史 > 正文阅读 >

隋唐史-宪宗中兴二十一:河东王锷去世与唐宪宗诏讨王承宗

2016-04-01 18:24  编辑:吴老师

 元和十年即公元815年六月初三(癸卯),宰相武元衡被缁青节度使李师道派来的刺客刺杀身亡。七月初五(甲戌),唐宪宗李纯下诏,与被怀疑是刺杀武元衡主谋的成德军节度使王承宗断绝关系,八月初九(丁未),东都留守吕元膺挫败那里由李师道策划的事变,接着杀了魁首中岳寺僧人圆净及其党羽数千人。
 

八月二十七(乙丑),忠武军节度使李光颜在洄曲被淮西军队打败。

 

当初,唐宪宗因为严绶在河东时派出的许多裨将都立了战功,所以让他镇守襄阳(即山南东道),并派他督领诸军讨伐吴元济。严绶并无其他才能,一到行营,就倾空了府库用来犒赏士卒。多年的积储一下子就都用完了。他又大肆贿赂宦官,将他们结为内援,拥有八州的一万多部众驻扎在淮西边境上,关闭壁垒将近一年,没有尺寸功劳。裴度屡次向唐宪宗进言,说他不懂得治理军政。

 

九月初五(癸酉),唐宪宗任命宣武军节度使韩弘为淮西诸军行营兵马都统。韩弘喜欢专擅大权,想利用贼兵的存在拥兵自重,不想让淮西之乱太快被平定。李光颜在诸将中作战最卖力,韩弘想取悦于他,便在整个大梁城中选美,找到一名美妇,教她歌舞丝竹,又用珠玉金翠将她打扮一番,身价至少数百万钱,然后派人将美女送给李光颜。使者先送上韩弘的书信,李光颜于是宴请他以及手下将领。使者接着进献女妓,她的容颜绝世无双,酒席上无人不为这美色惊叹。李光颜跟使者说:“相公可怜我羁旅他乡,所以赐以美妓。我的确深感相公的恩德。然而我部下战士数万,全都弃家远来,冒犯白刃,出生入死。我怎忍心独自靠声色自我娱乐!”说着说着哭了起来,在座的也无不流泪。李光颜在席上当下赠送了使者很多丝缯布帛,连同那美妓把他打发走了,说:“替我多谢相公。我李光颜以身许国,誓不与逆贼同戴日月,死无贰心!”

 

九月二十九(丁酉),唐宪宗任命太子宾客韩皋为兵部尚书。

 

冬十月初三(庚子),朝廷首次将山南东道分为两节度区,任命户部侍郎李逊为襄州刺史,出任襄、复、郢、均、房节度使;任命右羽林大将军高霞寓为唐州刺史,出任唐、随、邓节度使。朝臣都觉得唐州和蔡州接壤,所以让高霞寓专门把精力放在攻战方面,而让李逊调用五州的租赋作为部队的军饷和后勤供应。

 

次日,刑部侍郎权德舆上奏说:“臣根据开元二十五年修订的《格式律令事类》直至今天使用的《长行敕》,新删定了《敕格》三十卷,请陛下予以施行。”唐宪宗准奏。

 

唐宪宗虽然拒绝王承宗前来上朝进贡,但并未下诏讨伐他。魏博节度使田弘正驻军在成德的边境,王承宗屡次派兵打败他们。田弘正非常气愤,上表请求出击,但唐宪宗不许。田弘正上了十道奏折后,唐宪宗才允许他只能进到贝州。十月初九(丙午),田弘正率军进驻贝州。

 

十月十三(庚戌),东都上奏,说盗贼焚烧了柏崖仓。

 

十月十五(壬子),唐宪宗任命太子宾客于頔为户部尚书。也在十月,长安发生地震。

 

十一月初一(戊辰),唐宪宗下诏,拿出内库的丝缯丝绢五十五万匹供给军队。

 

同时,寿州刺史李文通上奏,说他打败淮西兵马。

 

十一月初五(壬申),韩弘请求朝廷命令各军合攻淮西。唐宪宗准奏。李光颜和河阳节度使乌重胤于是在小溵河和吴元济的淮西兵马交战,并攻拔他们的城池。

 

十一月初八(乙亥),唐宪宗任命原山南东道节度使严绶为太子少保。同时,盗贼焚烧了襄州佛寺的军用储备。朝廷吸取教训,也将京城里堆积的干草转移到四郊防止火灾。

 

十一月初十(丁丑),李文通再次在固始打败淮西兵马。

 

十一月十一(戊寅),盗贼焚烧了献陵的寝宫和永巷。同时,唐宪宗下诏征调振武的二千士兵,和义武军会合出讨王承宗。

 

十一月二十二(己丑),吐蕃请求和陇州通好,双方互市,唐宪宗同意了。

 

当初,吴少阳听说信州人吴武陵很有名望,便邀请他为宾友,但吴武陵没有回答。当吴元济反叛时,吴武陵写信劝谕他说:“足下千万不要以为部曲就不会欺骗足下。人心和足下都是一样的。足下反叛天子,人们也会反叛足下。易地而论,足下就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了。”

 

十一月三十(丁酉),武宁节度使李愿上奏,说他打败了李师道的部众。当时李师道多次派兵攻打徐州,还击败萧、沛等几个县的兵马。李愿把步骑兵马都交给押牙温县人王智兴统领,击败了李师道的军队。李愿是李晟的儿子。

 

十二月初五(壬寅)夜里,出现太白犯镇星(金星靠近土星)的天象。

 

十二月初七(甲辰),王智兴再次打李师道的九千部众,斩首二千余级,将他们直赶回到平阴后才回来。

 

十二月十五(壬子),东都留守兼东都防御使吕元膺请求招募三河子弟(通鉴作山棚人)保卫宫城,朝廷听从了他的建议。

 

十二月十七(甲寅),朝廷在越州重新设置山阴县。十二月二十二(庚申),朝廷新造指南车和记里鼓。唐宪宗还将宫女七十二人安排到京城的寺庙和道观,有家的人则送回她们家里。

 

十二月二十八(乙丑),河东节度使王锷去世。王锷字昆吾,自称是太原人。他本是湖南团练营将。当初,杨炎被贬为道州司马,王锷在路旁等候他;杨炎和他交谈后感到奇异。后来嗣曹王李皋任团练使,提擢任用了王锷,觉得他很好用,还让他去招降邵州武冈的叛将王国良。王锷因为有功,李皋便上表奏请他为邵州刺史。当李皋改任江西节度使时,李希烈南侵。李皋让王锷带领劲兵三千镇守寻阳。后来李皋亲自率领全军兵临九江,并在袭取蕲州后,带领部众渡过长江。他上表奏请王锷为江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出任都虞候。于是王锷就跟从了李皋。他小心事奉李皋,还善于探知军府的情况,至于言语动静,事无巨细他都相继报告给李皋。李皋也推心置腹地信任他,即使是家宴或妻女的聚会,王锷有时也在场。王锷感激李皋的知己,从来没有对他隐瞒什么。后来李皋攻打安州,派伊慎率领大军包围。叛军怕了,请求李皋派使者到城中签约投降,李皋于是派王锷用绳子缒上墙进城。投降成约后,王锷杀了不肯投降的人后出城。明日城开,李皋率领部众顺利进城。伊慎觉得叛军的投降是因为他围城的结果,功劳应当不在王锷之下;王锷于是称病回避他。当李皋成为荆南节度使时,上表奏请王锷为江陵少尹兼中丞,并想让他担任副使。马彝和裴泰都看不起王锷,因此请求离去。李皋只好再次让他担任都虞候。

 

翌年,他跟从李皋到京师。李皋在唐德宗面前称赞王锷说:“王锷虽然文采方面也许不足,但其他官职都可以试试。”唐德宗因次拜他为鸿胪少卿。他很快就出任容管经略使,在任八年,那里的溪洞蛮夷都得到安宁。他后来升迁广州刺史、御史大夫、岭南节度使。广州管区的汉人与夷人杂处,地税的收入菲薄而市场交易的征税丰厚。王锷懂得根据当地居民的行业而取得利润,所得和两税收入相等。王锷用两税钱上交朝廷作为时进(四季的税收)以及供奉(额外给内宫的进奉),其余则全归自己。西南部海上过来的各国商船贸易,他也从中牟取所有的盈利,因此王锷自家的财富甚至比公家的库藏还多。每天前来的商船都有十来艘,很多又都是犀角象牙和珍珠贝壳之类贵重商品,他都要提取利润后才让船商出境。就这样长年累月地循环不绝,长达八年之久。京师的权贵很多都靠王锷的进献致富。后来他官拜刑部尚书。当时淮南节度使杜佑屡次请求朝廷派人取代他,朝廷于是改任王锷为检校兵部尚书,出任淮南副节度使。王锷刚见到杜佑时,对他恭敬地又趋又拜,以此取悦杜佑,然后退下坐在司马的听事厅上。几天后,杜佑就请朝廷下诏让王锷代替自己。

 

王锷非常熟悉账簿,善于用小计谋管理部下。属下官吏如有奸诈,王锷总要追究到底。他曾在一次听政时,在听事厅前看到一封匿名信。身边的人拿来交给王锷,王锷当场就把匿名信放进自己的长靴中。靴中本来就先放了一封信。等身边的人退下时,王锷将预先准备好的信从靴里拿出来,当着众人的面给烧了;大家自然以为烧的就是那封匿名信。回府后他看了那匿名信,然后改天用其他小事为借口,对匿名信里的被告彻底追查,把事情真相弄得水落石出,以此迷惑部属。下吏都以为他是神明。王锷擅长管理,做事很有一套。军州所用的竹子木材,加工后的碎屑他都尽量加以利用。他的掾曹办事的地方帘子坏了,胥吏用新帘换上。王锷察知后,将旧帘交给船坊,取代那里用来遮太阳的大竹叶。他做事基本都是如此。每次公家宴席,他都要将剩菜留下以备后用,或者卖给他人,得到的利润全归自己。所以王锷的金钱流满天下。他在淮南四年,经累迁官至司空。

 

元和二年(807),他到长安入朝,唐宪宗正式拜他为左仆射,没多久就升迁为检校司徒和河中节度使。他在河中三年,然后以太子太傅的头衔移镇太原(河东)。当时朝廷正讨伐镇州(即前恒州,也就是王承宗),王锷严整和训练部伍,军府得到治理。王锷接受节度使的符节,身居方面大员共二十多年。元和九年,朝廷加他为同平章事。这时他去世,终年七十六岁,唐宪宗追赠他为太尉。王锷死前不久,将后事交代得一清二楚,仿佛他知道自己哪天要死一般。

 

王锷依附太原人王翃,作为他的侄子,以婚姻和门阀自我炫耀。王翃的不少子弟也都靠王锷成为高官。王锷虽然没有太多文化,也曾阅读《春秋左氏传》,还因此自称儒者,被人们取笑。

 

再说,这期间王承宗纵兵四处抢掠,幽、沧、定三镇都吃尽了他的苦头,因此争着上表请求讨伐王承宗。唐宪宗本想答应,但中书侍郎兼同平章事张弘靖认为:“两场战事同时进行,恐怕国力无法负担。请陛下先全力平定淮西后,再征讨恒冀。”唐宪宗并不想这么做,于是张弘靖请求罢免自己的相位。

 

这年,渤海、新罗、奚、契丹、黑水、南诏、牂柯都派使者到长安朝贡。也在这年,丹王李逾去世。他是唐代宗第五子,大历十年(775)封郴王,遥领渭北鄜坊节度大使,并于建中四年(783)改封丹王。

 

元和十一年即公元816年春正月初一(丁卯),唐宪宗因为官军出征在外,有的士兵还在野外宿营,所以不接受朝贺。正月初三(己巳),他改任中书侍郎兼平章事张弘靖为检校吏部尚书,兼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使。张弘靖等于罢相(通鉴说他还带着同平章事的头衔)。

 

同时,幽州卢龙军节度使刘总上奏,说他打败成德兵马,并攻拔武强,斩首千余级(《新唐书》说战役发生在正月初九乙亥)。

 

正月十二(戊寅),唐宪宗下诏给群臣说:“如今用兵已久,好处和害处相半。至于是攻是守,是惩罚还是宽宥,你们应当认真讨论各自的利弊和重要性,详细奏闻朝廷。”

 

两天后,翰林学士兼中书舍人钱徽和驾部郎中兼知制诰萧俯都被解职,但守本官(即照样办事)。当时请求罢兵的朝臣很多,唐宪宗很不放心,因此将钱徽和萧俯贬斥,用以警戒其他朝臣。钱徽是吴人。

 

正月十七(癸未),唐宪宗下制削去王承宗的官爵,将他袭封的食邑赐给王武俊的儿子金吾将军王士平(即王承宗叔父)。唐宪宗还免除成德邻州的两年租税。他接着命令河东、幽州、义武、横海、魏博、昭义六道出兵进讨。韦贯之屡次请求先对付吴元济,然后才出讨王承宗,说:“陛下难道没见到建中年间的事吗?开始时只出讨魏和齐,而蔡、燕、赵全都起兵响应他们,最终导致朱泚之乱。这都是由于德宗不能容忍数年的愤恨,想要马上成就天下太平造成的。”但唐宪宗不听。

 

次日,强盗砍断了建陵门前的四十七根门戟。正月二十八(甲午,《旧唐书》作甲子,但正月无甲子),李光颜上奏,说他再次打败贼兵。

 

二月初四(庚子),王承宗纵兵焚烧蔚州。

 

二月初七(癸卯),西川上奏说吐蕃赞普去世,新赞普可黎可足继立。

 

二月初九(乙巳),唐宪宗任命中书舍人、权知礼部贡举、赐绯鱼袋李逢吉为门下侍郎兼同平章事,赐紫金鱼袋。李逢吉是李玄道的曾孙。同时,朝廷还拿出内库的四万匹绢赏赐幽、魏二州的将士。

 

二月十八(甲寅),唐宪宗任命华州刺史李绛为兵部尚书。

 

二月十九(乙卯),昭义节度使郗士美上奏,说他打败成德兵马,斩首千余级。次日,出现月亮盖住心宿的天象。

 

南诏王劝龙晟(《旧唐书》作龙蒙盛)荒淫暴虐,为政无道,导致上下怨恨。弄栋节度使王嵯巅弑杀了他,立劝龙晟的弟弟劝利为王(《旧唐书》说:二月二十二戊午,南诏蛮酋龙蒙盛去世。估计是南方奏折抵达的日期)。劝利感激王嵯颠,赐姓蒙氏,称他为“大容”。容蛮语就是兄长。

 

二月二十三(己未),刘总再次打败成德兵马,斩首千余级。

 

荆南节度使袁滋父亲和祖父的墓都在朗山。他请求入朝,想劝唐宪宗罢兵。到了邓州时,他听说萧俛和钱徽因此贬官。当见了唐宪宗后,他当即改口,说朝廷一定能战胜,这才得以回到他的荆南镇所。

 

二月二十五(辛酉),魏博上奏,说他们也打败成德兵马,还攻拔了他们的固城。二月二十九(乙丑),魏博又上奏说攻拔了成德的鸦城。也在这天,长安地震。

 

三月初四(庚午),皇太后在兴庆宫的咸宁殿驾崩。当天,群臣在西宫(即太极宫)的两仪殿为太后发丧,以宰臣裴度为礼仪使,吏部尚书韩皋为大明宫留守,在中书省设置临时帐篷。次日,唐宪宗下敕,因为国哀,朝廷各司的公事暂时到中书门下听候处置,不再设置摄冢宰。三月初七(癸酉),朝廷分派朝臣到全国各地告哀。次日,唐宪宗在紫宸门外的廊庑下接受群臣的致哀。三月十三(己卯),唐宪宗任命宰臣李逢吉为大行皇太后山陵使,并拿出内库的缯帛五万匹当作殡葬山陵的费用。

 

这期间,寿州团练使李文通上奏,说他在固始打败淮西兵马,并攻拔鏊山。三月十三(己卯),唐邓节度使高霞寓上奏,说他在朗山打败淮西兵马,斩首千余级,焚烧了对方两座栅寨。同时,幽州节度使刘总进围乐寿。三月二十三(己丑),出现月亮靠近镇星(木星)的天象。

最新发布

栏目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