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名家谈史 > 正文阅读 >

隋唐史-宪宗中兴二十二:高霞寓铁城惨败与李愬接任唐邓节度使

2016-04-01 18:24  编辑:吴老师

 元和十一年即公元816年春正月十七(癸未),唐宪宗李纯下制削去成德节度使王承宗的官爵,命令河东等六道藩镇出兵进讨。
 

夏四月初五(庚子),出征淮西的大将李光颜和乌重胤上奏,说他们在陵云栅打败吴元济的淮西兵马,斩首三千级。

 

四月初七(壬寅),西川节度使李夷简派使者到南诏国告哀。太后或皇后的丧事由边镇派人到四夷告哀是历来的制度。

 

四月十五(庚戌),户部侍郎兼判度支杨於陵因为不能及时为出征大军提供军需,被贬为郴州刺史。次日,唐宪宗任命司农卿皇甫镈兼御史中丞,暂时兼判度支。皇甫镈从此开始靠为朝廷聚敛财富得到宠幸。

 

四月二十(乙卯),幽州节度使刘总上奏,说他在深州打败成德兵马,斩首二千五百级。

 

四月二十二(丁巳),因为徐、宿二州发生饥荒,朝廷命令那里拿出谷粟八万石赈济灾民。两天后,朝廷又免去京畿地区二年的拖欠租税。

 

四月三十(乙丑),义武节度使浑镐上奏,说他在九门打败成德兵马,杀了千余人。浑镐是浑瑊的儿子。

 

五月初二(丁卯)夜里,出现辰、岁二星宿合于东井宿的天象。同时,宥州军队发生动乱,驱逐了刺史骆怡。夏绥银节度使田缙出兵镇压了叛乱。

 

五月初七(壬申),李光颜和乌重胤上奏,说他们又在陵云栅打败淮西兵马,斩首二千余级。

 

五月二十二(丁亥),云南蛮人部落入寇安南。

 

六月初十(甲辰),唐邓节度使高霞寓在铁城遭遇惨败,仅逃得自己的性命。当时讨伐淮西的将领们,打了胜仗则夸张和虚报杀敌数字,打了败仗则不汇报实情。到这时,因为失败得过于惨烈,他们才开始奏闻,因此朝廷内外骇怕惊愕。宰相入宫晋见,准备劝谏唐宪宗罢兵。唐宪宗说:“胜负是兵家常事。今天只应谈论用兵的方略和将帅的才能,将不胜任的人换掉;军粮不足的给予帮助。怎能因为一将失利,就急忙谈到罢兵的事!”于是单独采用了裴度的主张,其他要求罢兵的人也就不吭声了。当夜,出现月亮盖住心后星的天象。六月十五(己酉),高霞寓退保唐州(《旧唐书》作退保新兴栅)。

 

六月十六(庚戌),田弘正派兵出讨王承宗,军队进驻南宫。

 

六月二十七(辛酉),群臣为大行皇太后上谥号为庄宪太后。也在六月,蜜州发生海啸。

 

唐宪宗责怪高霞寓的惨败,而高霞寓则归咎李逊没来接应。秋七月十三(丁丑),唐宪宗将高霞寓贬为归州刺史,李逊贬为恩王傅。他接着任命河南尹郑权为襄州刺史,出任山南东道节度使;任命荆南节度使袁滋为唐州刺史、彰义军节度使,兼申、光、蔡、唐、随、邓州观察使,暂时将唐州当作治所。他还任命华州刺史裴武为江陵尹,出任荆南节度使。

 

七月十四(戊寅),唐宪宗任命随州刺史杨旻为唐州刺史,出任行营都知兵马使。他觉得袁滋是位儒者,所以让杨旻带领他的兵马。

 

七月十八(壬午),宣武节度使韩弘上奏,说他在郾城打败吴元济的部众二万,杀了二千多人,俘虏千余人。同时,田弘正也上奏,说他在南宫打败成德兵马,杀了二千多人。

 

七月二十二(丙戌),朝廷蠲免淮西辖内被叛军占领的州县夏税。

 

八月初一(甲午),渭水泛滥。

 

中书侍郎兼同平章事韦贯之,生性高傲简慢,喜好甄别群臣的流品,又多次请求罢兵。他觉得朝廷在淮西和河北两处用兵,提供军需十分困难,主张暂缓讨伐王承宗,而集中精力对付吴元济,并和裴度在唐宪宗面前争论。左补阙张宿也在唐宪宗面前诋毁他,说他朋党,八月初九(壬寅),韦贯之罢相,改任吏部侍郎。

 

八月十五(戊申),容州上奏,说飓风和海水毁了州城。也在这天,西原蛮人攻陷宾、峦二州。出讨王承宗的诸军互相观望,只有昭义节度使郗士美率领精兵压在他的边境。八月二十六(己未),郗士美上奏,说他在柏乡击溃王承宗部众,杀了千余人,投降的敌兵也有这么多。他还修建了三座堡垒环绕住柏乡。

 

八月二十七(庚申,《旧唐书》误作甲申),朝廷将庄宪皇后安葬在丰陵。

 

九月初五(丁卯),饶州上奏,说他们那里的浮梁和乐平二县在五月内因暴雨造成水灾,冲走四千七百户人家,溺死了一百七十人。

 

九月十三(乙亥),右拾遗独孤朗因为一再请求朝廷罢兵,被贬为兴元府仓曹。独孤朗是独孤及的儿子。次日,唐宪宗还因为前面的事,改任新任吏部侍郎韦贯之为湖南观察使。九月十九(辛巳),因为张宿进谗说他们是韦贯之的朋党,唐宪宗将吏部侍郎韦顗贬为陕州刺史,刑部郎中李正贬为金州刺史,度支郎中薛公干贬为房州刺史,屯田郎中李宣贬为忠州刺史,考功郎中韦处厚贬为开州刺史,礼部员外郎崔韶贬为果州刺史。韦顗是韦见素的孙子;韦处厚则是韦敻的九世孙。

 

九月二十三(乙酉),李光颜和乌重胤上奏,说他们攻拔吴元济的陵云栅。两天后,李光颜又上奏说他攻拔石、越二栅。同时,寿州也上奏,说他们打败淮西的殷城部众,攻拔六处栅寨。

 

冬十月二十五(丁巳),唐宪宗任命刑部尚书权德舆为检校吏部尚书,兼兴元尹,出任山南西道节度使。

 

十一月初一(壬戌),容管上奏,说那里的黄洞蛮人成为寇盗。三天后,邕管经略使韦悦上奏,说他派兵出击黄洞蛮人,打退了他们,并收复宾、峦二州。

 

十一月初五(丙寅),唐宪宗加幽州节度使刘总为同平章事,加郓州节度使李师道为检校司空。李师道得知官军攻拔陵云栅(即凌云栅),开始害怕,因此进献款诚。唐宪宗因为兵力不够出讨他,所以才有这道诏令,暂时对他加以安抚。

 

王锷家的两个家奴告发王锷儿子王稷擅自修改父亲的遗表,藏匿了他献给朝廷的家财。唐宪宗下令在皇宫的仪仗前审讯王稷,并派中使到东都搜查王锷的家财。裴度谏道:“王锷已经病故,他所献的家财也已为数不少。今天又因为他家奴的告发去搜查他家,臣恐怕诸位将帅得知后,都会为自己身后担忧。”唐宪宗马上阻止了使者前往。十一月初八(己巳),朝廷将这两个家奴交付京兆尹,结果他们被杖杀。

 

十一月初九(庚午),唐宪宗任命司农卿王遂为宣州刺史兼宣歙池观察使;任命京兆尹要翛为润州刺史兼浙西观察使。王遂和要翛常在计司(掌管财政赋税和贸易等)任职,能够聚敛钱财;而朝廷正依赖他们为大军提供军饷费用,所以有了这两道任命。

 

同时,唐宪宗任命给事中柳公绰为京兆尹,取代要翛。柳公绰刚到京兆府赴任时,有个神策军小将跃马横冲,拦在他前面。柳公绰停下马来,令人将他当场杖杀了。次日,他到延英殿应对。唐宪宗脸色很难看,愤怒地责问他为何专擅杀人。柳公绰答道:“陛下不觉得臣不肖,使臣在京兆府待罪(即供职的谦称)。京兆府是京师的表率,而如今臣刚刚前往视事,就有无名小将胆敢对臣如此唐突冒犯。这是不把陛下的诏命当回事,非但只是轻慢臣而已。臣只知道杖杀无礼的小人,不知道他是神策军将领。”唐宪宗问道:“为何不奏请?”柳公绰说:“臣的职责应当杖杀了他,而不应当奏请。”唐宪宗问:“那么谁才应当奏请?”柳公绰答道:“他的本军(即神策)应当奏请;如果死在街上,金吾街使应当奏请;如果在坊内,左右巡使应当奏请。”唐宪宗找不出什么理由对他治罪,退下后,跟身边侍从们说:“你们都得留心此人,朕也有点怕他。”

 

十一月十一(壬申),唐宪宗下敕,要求诸道奏事官员,除非紧急事务,不得乘坐驿马。十一月十三(甲戌),元陵着火。十一月十六(丁丑),他拿出内库钱五十万贯供诸道大军。次日夜里,出现月亮靠近岁星(木星)的天象。

 

讨伐淮西的各路官军将近九万。唐宪宗因为将领们长久没有进展,便于十一月二十(辛巳)命令知枢密梁守谦到行营去宣旨慰问,然后留下担任监军,授给他空白告身五百道以及金银布帛,鼓励将士为朝廷效命。十一月二十七(戊子)夜里,出现土星和火星合于虚宿和危宿的天象。

 

十一月二十九(庚寅),唐宪宗先加授李光颜等人检校官职,然后下达诏书痛切责备,并表示如果再没有显著进展,将帅必将受到惩罚。次日,李文通上奏,说他在固始打败淮西兵马,斩首千余级。

 

十二月十一(壬寅),横海节度使程执恭上奏,说他在长河打败成德兵马,斩首千余级。

 

义武节度使浑镐和王承宗交战,屡战屡胜,因此率领全师压迫他的边境,在离恒州三十里的地方驻军。王承宗怕了,暗中派兵进入浑镐的境内,焚烧抢掠那里的城邑,民众于是担忧境内的问题而人心开始动摇。刚好朝廷派中使前来督战,浑镐便带兵直取恒州,和王承宗交战,结果遭到惨败,逃回到定州。十二月十五(丙午),唐宪宗下诏任命易州刺史陈楚为定州刺史兼义武军节度使。军中士兵得知后,居然去抢了浑镐及其家人的衣服,导致他家有些人赤身裸体。陈楚飞马进入定州,镇压了乱兵,把浑镐和家人的衣服收回还给他们,然后派兵护送他们回朝。陈楚是定州人,张茂昭的外甥。

 

十二月十六(丁未),唐宪宗任命翰林学士、工部侍郎、知制诰王涯为中书侍郎和同平章事。

 

再说,袁滋到了唐州,撤去斥候(即侦查兵),禁止士兵侵犯吴元济的境界。吴元济包围了他的新兴栅,袁滋用谦卑的言辞请求他撤离。吴元济于是不再把袁滋当回事。朝廷得知后,于十二月二十三(甲寅)任命太子詹事李愬(《旧唐书》作闲厩宫苑使李酝)为检校左散骑常侍兼邓州刺史,出任唐、随、邓等州节度使,取代袁滋。李愬是李听的兄长,名将李晟的儿子。

 

同时,朝廷首次设置淮、颍水运使,负责运送扬子院的大米从淮阴溯流直到寿州,运行四十里后进入颍口,又溯流抵达颍州的沈丘界,再运行五百里抵达项城,再溯流五百里进入溵河,又三百里运到郾城。他们就这样为讨伐淮西的官军运送了五十万石大米和一千五百万束干草。相对经汴水运粮节省了七万六千贯钱。

 

十二月二十八(己未),容管上奏,说西原黄洞的蛮人屠杀了岩州的军民。

 

同时,未央宫和飞龙草场都发生火灾。京畿地区的水灾影响了农田,而润、常、湖、衢、陈、许等州也都发大水。这年冬季长安打雷,桃花李花和杏花也都在冬季开放。同时回鹘、奚、契丹、牂柯、渤海等国都来长安朝贡。

 

元和十二年即公元817年春正月初一(辛酉),唐宪宗因为正在用兵而不接受朝贺。正月十七(丁丑),长安地震。

 

正月二十三(癸未),因为前义武军节度使浑镐讨贼失败,被贬为循州刺史。次日,唐宪宗因为他上疏请求罢兵,所以也将前唐、邓节度使袁滋贬为抚州刺史。

 

正月二十五(乙酉)夜里,虽然下雨,天空却看得见星辰。正月二十八(戊子)夜里,彗星出现在毕宿南面,长达丈余,指向西南方,持续了三日,往南靠近参旗(即毕宿)时才消失。

 

再说,新任唐邓节度使李愬到了唐州时,正当官军在铁城惨败后又经历了一系列的挫折,士卒都忌惮作战。李愬知道这个情况。有人出来迎接他,李愬跟他们说:“天子知道我为人柔软怯懦,能够忍受耻辱,所以让我来安抚循导你们。至于作战和攻取,那不是我的事。”大家都信了他,因此感到放心。李愬亲自到各营巡视,慰问和抚恤伤病的士卒,从不摆弄威严。有人觉得他的军政不够整肃,因此进言相劝,李愬说:“我不是不知道。袁尚书专门靠恩惠怀柔贼人,所以贼人不把他当回事。这下听说我来了,必定增强防备,所以我故意向他们表示我的部伍也不整肃。这样他们一定会也以为我因怯懦而懈怠。那时我们就能对付他们了。”淮西人自以为曾经打败过高霞寓和袁滋二帅,便更看不起名望和地位历来都比较低微的李愬,所以放松了防备。

 

同时,唐宪宗派盐铁副使程异到江、淮一带监督财政和税赋。

 

回鹘人屡次向朝廷求婚,要娶公主,有司部门估计需要花费近五百万缗钱。当时中原正在用兵,所以唐宪宗没有答应。二月初一(辛卯),他打发回鹘的摩尼僧等人归国,并派宗正少卿李诚出使回鹘,向可汗解释原因,请求延缓婚期。

 

二月初六(丙申,《旧唐书》作壬申,但二月无壬申),朝廷拿出内库绢布六十九万段匹和银子五千两,交付度支以供军需。

 

李愬密谋袭击蔡州,上表请求增兵。唐宪宗下诏派给他昭义、河中、鄜坊的步骑二千。二月初七(丁酉),李愬派十将(将校官名)马少良带领十来名骑兵巡逻,结果他们遭遇吴元济部下的捉生虞候丁士良。马少良和他们交战,生擒了丁士良。丁士良是吴元济的一员骁将,经常成为东部的边患,众人请求将他刳心处死,李愬也答应了。后来他召丁士良前来责问,但他全无惧色。李愬说:“不愧是真丈夫!”于是令人为他释缚。丁士良于是介绍了自己,说:“我本来并非淮西的人,贞元年间隶属安州。后来和吴氏作战时被他们擒获,自然决定一死了之。吴氏放了我并加以任用,我因吴氏而再生,所以甘愿为吴氏父子竭尽全力。昨日力屈又被你们生擒,也只有一死而已。今天李公又让我再生,我请求也以死报德!”李愬于是给了他衣服和器械,署任为捉生将。

 

二月初九(己亥),淮西行营上奏说攻克了蔡州的古葛伯城。

 

二月初十(庚子),唐宪宗下敕,让京城居民每五家连保,用以搜索奸贼。当时王承宗和李师道想阻扰朝廷用兵,暗中派人折断陵庙的门戟,焚烧粮草的积蓄,还用流矢飞书,恐吓京城官民,所以才有了这道敕令。到叛军被平定后,官府缴获淄青的帐簿,里面记载了给蒲关和潼关关吏的奖赏,朝廷这时才知道勾结通融贼人的原来是关吏,当时在城里的大规模搜索根本没用。

 

丁士良向李愬建议说:“吴秀琳拥有三千部众,据守文城栅,是贼兵的左臂。官军不敢靠近他的原因,是有陈光洽当他的谋主。陈光洽勇猛然而轻率,喜欢亲自出战。我请求为李公先擒拿了陈光洽,那时吴秀琳将不战自降。”二月十八(戊申),丁士良果然生擒了陈光洽回来。

 

鄂岳观察使李道古带兵出了穆陵关,并于二月二十四(甲寅)进攻申州,攻克了外城,接着进攻子城。城中守将在夜里出兵反击,结果李道古的部众惊乱而溃败,死了很多人。李道古是曹王李皋的儿子。

 

淮西地区连续几年经历兵乱,官府竭尽仓库存粮供给士兵,因此百姓都缺乏粮食,只好靠采摘菱芡或钓鱼捉鳖或打杀鸟兽度日,结果连这些也都没了,最终只好相拥着参加官军,前后有五千余户。叛军也担心百姓消耗粮食,所以也不禁止。二月三十(庚申),唐宪宗下敕,要在许汝行营附近设置行郾城,安排从叛军城里前来归降的民户,并挑选县令去安抚和养育他们,同时派兵保卫。

最新发布

栏目热点